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泄露天机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民间故事,这个非常的有意思,名字叫泄露天机,下面来看看泄露天机的民间故事吧。 我自认为我是个平…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民间故事,这个非常的有意思,名字叫泄露天机,下面来看看泄露天机的民间故事吧。
泄露天机
泄露天机

我自认为我是个平凡的人,像大多数人一样,出生于贫困的农村,一直上学到大学毕业,学的是理科;然后,一直从技术员到高级工程师,至今现场从事技术工作已经32年,就这么平凡。但是,再平凡的人偶尔也会经历奇怪的不平凡的事件,让人感到神奇,不可思议。

我经历几次神奇的事件后,出于惶恐和敬畏的原因,久久不敢声张,只是默默地反复回忆、思考,私下悄悄地记录。我害怕一旦泄露“天机”,“神灵”(常听说,人头三尺有神灵。就请让我暂用“神灵”此词语来代替这种潜意识的先知先觉者)的惩罚就会随时降临。

现在,我认为我的理性足够强大,能够抵御任何不可知的“神灵”,所以,我要泄露几件很久以前藏在记忆和日记里的秘密,昭告天下,供诸君研讨。尽管仍有点儿忐忑,但管不了那么多了。

29年前(1988年),我住在上海市松江县光明村附近——我单位的混凝土制品厂内(此厂为上海莘庄至松江的高速公路预制桥梁)。后来,我调到与它相邻的机械队上班。这两个单位相距不到两公里,就隔一条河,此河叫洞亭港,河上有洞亭港桥。我来回上下班要经过一段沪松二级公路(今年5月份我去过松江,变化太大了)——先上桥,再一路下坡,走下约五百米就到机械队了。路上车多,下洞亭港桥处正好是个弯道,行走不太安全。我当时上下班来去大多骑自行车,以缩短路上时间。

不要嫌我啰嗦,马上进入主题。有一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憋着劲儿一心想把一张办公桌从制品厂拉到机械队,就去借了一辆三轮车,自己装上东西后欲独自前往。借车时,我的一位老乡叫李群,真心要帮我送去,被我一而再地拒绝了。

路上,正好碰到和我熟悉的同事王勤,他也要帮我骑,也被我一而再地拒绝了,但同意他在后面帮我推上坡。

下坡时,我问,要不要踩刹车?王勤说,不用,由他在后给我拉住点就行了。

但是,下坡不到一半,突然,我感到三轮车不受控制,急速地向路的中间拐去……就在此时此刻,一辆大货车的驾驶室门就到了我的眼根前……

可能过了十几秒钟吧,我被人扶了起来……我醒了,我想,怎么回事?我莫名其妙……

我戴的眼镜被碰坏了,我揉搓着流血的鼻梁,我觉得我撞得不严重,我看到三轮车的前轮子成了“麻花”状……正在此时,从机械队方向走过来我单位的两个领导——毛兴总工和朱建队长。

毛兴总工用浓重的四川话说:

“小赵,不会骑就让人帮你吗。看看,这多危险!”

他这一说,突然,我脑海中清醒地闪现出:在不久前我的梦中曾经有过这个场景。再一回忆,连他和朱建队长的面部表情都和我在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我很惊讶,也很纳闷,挠着头自言自语说:

“怎么回事,我在梦中见过你们这个样子的!”

毛兴总工一愣,马上大叫道:“先别让那辆车走,它把咱小赵撞傻了!”我回过头看,撞过我的那辆大货车正要发动,同事王勤就要跑去拦车,我忙从“忆境”中回转来说:

“不用了!不怨人家,怨我自己。见鬼了,怎么突然就向中间拐了呢?”

随后,我就下意识地顺坡向机械队走去……

走了十几步,我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朱建队长和同事王勤两人一左一右抬着三轮车的前把——因为前轮子成“麻花”状不会转动了,满脸笑着向坡下走着……

真见鬼了!就这个场景,一模一样,在我前几天的梦中曾出现过两次,而不是一次!而且当时醒来时,此“梦境”的细节非常清晰。当第二次这个“梦境”片段出现时,我还琢磨:这两个人提着“自行车”的前把,那自行车的屁股(后座)不就左右摇摆了吗?我当时认为他们提的是自行车的前把,根本没有想到是这“三轮车”!

我马上就跟这两人说:“真的,我在梦中两次梦见你们就是这个样子的!”

“你真撞傻了!那会有这样的事?”朱建队长摇头说。

接着,他们笑得更厉害了……

他们这样的回话和他们的样子又和他们在我的“梦境”中所呈现的一模一样。

我陷入“莫名其妙”中,不由自主地走入机械队场区,走向场地上的一台沥青摊铺机,两腿机械式地跨上去,慢慢地坐在了操作座位上。这时,司机罗云正在这沥青摊铺机上安设油管,满手油污。他这时,仰起头,脸上带着笑,傻傻的说:

“赵工,三轮车,与自行车骑法不一样。你不会骑还敢骑?跟我说一声,我就去给你拉来了……

我又是一惊,马上回应说:

“我昨天就坐在这儿,打了个盹儿,梦中的你就是这样说的,连你的笑也一样。”

他愕然,无语,迟迟疑疑地走开了……

此事后,我一直在理智地思考着其中的玄机:三轮车下坡,突然向路中间拐去,可能与后面帮我拉车的同事王勤有关。我想,他在后面拉的是车箱的左边而不是右边。一拉左边,车子肯定有向左侧路中间拐去的趋势了。但我始终没怪过他,因为,当时现场的几个“场景片段”和以前的“梦境片段”,竟然莫名其妙地重合了四处(有两处是一个场景),而且一模一样。

看来,冥冥之中,我的此“劫”是躲不过的。

此事后,我直到今天也没有问过这个王勤同事——他看到的当时的真实情况和感受。但也不知为什么,从此以后,我俩虽然见过几次面,但一直没有说过话。尽管我一点也不怨恨他。

可能,我的“神灵”早就知道(预测到)将要发生此“灾祸”,就多次用这种“梦境片段”来暗示我。但我愚钝,不知其真意,未能猜出……

我常常思考:

我是否有点预测未来的特异功能?

潜意识的梦是否可以先知先觉?

别人是否也有此现象发生?

什么样的人易产生此类现象?

由此,是否提醒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自己梦里的“梦景片段”的先知功能来避祸趋福?

该来的“祸事”是否躲不过?既然躲不过此劫,多次暗示的意义又何在?

……

此事后,我也就一直在留心我的“梦境”。

但是,天天睡觉,“梦境”无数,还要猜测!一个“梦境片段”,多个路径可促成,谁能猜出是什么玄机?

后来,反正,我始终一次也没有预测到过什么,即没有找到过如何利用这些出现的“梦境片段”来避祸趋福的路径和程序。

但这种潜意识的“梦境”和后来的实际“场景”相互对应的事件仍发生了不少。

有一个奇异事件,我认为有必要给大家再“泄露”一下。

1996年9月的一天,我去成都至乐山的高速公路打工,由一位姓龙的经理用吉普车从四川省眉山县直接把我拉到了夹江县工地上。到地方后,我迷迷糊糊地下了车,一抬头看到了农户的门牌号——“新新乡普益村6号”,就马上对龙经理说:

“我是该来这里的!这个地址在我前不久的梦里出现过两次,只是梦中是8号,而这儿是6号。”

“你说笑话吧,还两次梦到……8号是前面一家,当时差点就住到他家了。”龙经理迟疑地说道。

这两次的“梦境片段”都是:我趴在桌子上给我家写信,信皮上的地址我两次都写成“河南省新新乡普益村8号”。当第二次梦中出现时,我清楚地记得,醒来后还想了一会儿:

我家在河南省新乡市,怎么两次都写成“河南省新新乡”了?还“普益村”呢?就更是不对了。

因为有前次车祸事件“场景”和“梦境”的应验经历,所以在此工地上,我加倍小心,尤其重视机械车辆的安全,尽心做到“三不伤害”:我不伤人,人不伤我,机不伤我。

……在这里我工作了两个月,也没见有什么事故发生。

事后想来,这“梦境”只是暗示我将要到“四川省夹江县新新乡普益村”这个地方去一趟而已。很可能,当时的龙经理在看“新新乡普益村8号”门牌时,想到了我,他的脑电波专递给了,触动了我的大脑……

我经过私下调研,发现很多人有过这种“梦境片段”再现情况的发生。(请问,有缘的、耐心阅读的读者你有没有过?问问你身边的人有没有?应该不少吧。)

其中,女性多于男性。年轻人多于老年人(随着年龄增长,此现象发生的就少了)。感性的人多,而偏理性的人就少,甚至没有。身边最亲近的人出事故,许多人自己提前会有预感(我的母亲和岳母岳父去世,身边的亲人后来回忆,好几位有“预兆”。另文详述)……

相类似的情况还有,当“现实片段”发生后,许多当事人感到:似曾相识,曾有所感,曾经历过。当时的大多数人都感到奇怪。不过呢,多数人莫名其妙一会儿就不当一回事了,认为这个现象没什么。

还有!当群死群伤事故发生后,部分死伤者的亲属和同事后来回想时,会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梦兆”发生,但都比较间接、隐晦,难以猜测到。也有因为这样和那样的“梦兆”原因,而躲开这场灾难的幸运儿……

等我过几年退休后,我去调研一番,或有收获。

我不敢再泄露了。还是因为我对未可知、不可掌控的“神灵”的敬畏吧。

这次我泄露的天机就这些,连同我的想法一并托出,以供有同感者且或有“大能耐者”研究。

很可能,二十一世纪,这“神灵”般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下了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睡前故事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zhouren.net/mj/3414/

作者: danzhouren.n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