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党史故事

顾顺章之死

顾顺章是早期的共产党员,但是他的身世十分的让让人费解,今天就给大家讲讲顾顺章之死。 1931年4月,顾顺章奉中…

   顾顺章是早期的共产党员,但是他的身世十分的让让人费解,今天就给大家讲讲顾顺章之死。
顾顺章之死
顾顺章之死

1931年4月,顾顺章奉中共中央指派,到湖北护送中央政治局委员张国焘、中央宣传部长沈泽民赴鄂豫皖苏区。完成任务后,顾顺章住进汉口法租界的德明饭店,24日被捕,旋即叛变,成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5月21日,中共中央发出第223号通告,宣布永远开除顾顺章的党籍。12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签署通令,缉拿顾顺章。顾顺章被捕前负责情报和保卫工作,谙熟此道;投靠国民党特务机关后,踪迹难寻。所以,直到三四年之后,才被发现毙命于镇江。他的死留下种种传说。

投靠军统之说

1928年3月成立的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是中统的前身。1931年,调查科主任徐恩曾风头大出,先后捕获中共两大要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中央政治局主席向忠发。之后,蒋介石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设立了一个调查统计局,由陈立夫具体负责,统管特务组织。因与后来戴笠为局长的军统局的名称相似,有人称之为老军统局。其中,一处为党务处,处长徐恩曾;二处为军警处,处长戴笠;三处为邮电检查处,处长丁默村。也就是说,后来的中统局、军统局、汪伪76号的特务三巨头,曾为同事,在一个屋檐下谋饭吃。

顾顺章叛变后,带着一些特务搜捕共产党人。由于钱壮飞的及时报信和周恩来的果断处置,把损失降到了最低点。顾顺章看到自己的作用大打折扣,也明白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便把负责中共特科时的经验写出来,希望以一技之长,维持自己变节者的身价。徐恩曾安排亲信帮助他整理出6本教材,包括《训练工作》《情报工作》《侦查工作》《行动工作》《审理工作》《组织工作》,洋洋50万字,号称“特工圣书”。在特务训练班上,顾顺章主讲《特务工作之理论与实际》、《中国共产党的特务工作》。顾顺章曾在苏联红军学习政治保卫工作,这段经历被传为在“格别乌”,也就是后来的“克格勃”受过训,使他在特务中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参加过第二期特工人员训练班的特务林成荫感叹说:“顾顺章的文化水平不高,但对此道却经验丰富,不愧为老手。结合他过去在中共‘红队’的经历,侃侃而谈,颇能吸引人。”

 

对顾顺章来说,好事也能变成坏事。特训班上的授课和出版的教材,使他名声大震。以至于戴笠与徐恩曾商请,并呈报蒋介石批准,把他借调到军警处的训练班当顾问和教官,给受训特务上课。顾顺章和戴笠搭上关系后,对中统有所疏远,引起徐恩曾的不满。据调查科驻武汉、上海特派员、参与炮制“伍豪启事”的黄凯回忆,“有一种说法,顾顺章经办的大案归军统,小案归中统。有时中统和军统为争夺案件的承办权,在老蒋面前大吵一场”。徐恩曾不信任共产党的叛徒,对顾顺章同样有猜忌。顾顺章的保镖林金生就把顾写给戴笠的信,偷偷送到徐恩曾手里。调查科的元老张文在《中统20年》中写道,“戴笠为与徐恩曾争‘功’争‘宠’,企图把顾顺章拉入军统特务组织”。于是顾逐渐倾向于军统,徐恩曾绝对不能容许。1935年,徐指示特工总部科长顾建中,以顾顺章“不服从命令,企图别树一帜”为名,拔出手枪,将顾射杀。张文说:“以上情况是顾建中在1940年亲口告诉我的。”

再次反水之说

此说主要出自徐恩曾之口。徐恩曾在台湾的余生默默无闻,只有他的回忆录像在历史的长河中投下一粒石子。在《一个特工的自述》、《我和共产党战斗的回忆》这些书中,徐恩曾详细描述中统兴起和发达的岁月,尤以说服顾顺章“自首”为得意之笔。“顾顺章转变之后,我们在全国各地与共产党作地下战斗的战绩,突然辉煌起来。”或许这是中统乃至整个国民党特务组织,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不仅如此,徐恩曾也从顾顺章身上捞足捞够了名利。就连顾顺章曾经的部下,步顾后尘叛变的费侠,也成为徐恩曾的第三任太太。

接下来,徐恩曾笔锋陡转,“我所引为遗憾的是这位在初期反共战斗中具有特殊贡献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言语之间,流露出几分无奈。徐恩曾说,共产党曾企图利用顾顺章的“转变”,乘机向他们进行渗透。他们当时就研究到这一点,在很短时间内完成顾顺章的“转变”手续,并使共产党知道此事的结果。共产党用计不成,才把顾的家眷全部杀害以泄愤。国民党把共产党员叛变叫做“转变”,1933年出版的《转变》一书,收录了向忠发等人的自述,以向世人蛊惑。徐恩曾在这里把顾顺章的叛变内幕复杂化了,也为顾顺章的结局埋下了伏笔。他说,顾顺章后来要找政治上的出路,“偷偷摸摸去和共产党勾结”。证据是“我们在上海破获了中共的地下总部,搜获一部分文件,其中有关于我的内部人事和业务情况的调查报告,这些材料无疑是我的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出去的”。“经过一个新近被捕转变的共产党分子的证实,上述材料确是他报告的”。更有甚者,徐恩曾说,顾顺章手下的人密报,“他有在实行暗杀计划后逃亡江西赤区的准备,于是我们对他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只好放弃了”。所以,顾顺章“在民国二十四年的春天,因和敌人重新勾结被处刑”。

1931年11月,上海法租界所谓“爱棠村掘尸案”披露于报章。顾顺章公开悬赏缉拿“共党首要”,扬言对捕获有功者“赏洋三千元”,通风报信者“赏洋二千元”。悬赏启事在《申报》连登数日,并称“储款以待,决不食言”,不共戴天溢于字里行间。不过三五年间,说他再投“共党”,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组织“新共产党”之说

1931年,顾顺章叛变后,国民党宪兵三团士兵林金生被调来做他的贴身保镖。林金生写过一篇《顾顺章被杀真相》,其中提到一对“神秘的蒋云夫妇”。林金生说,“顾顺章是个有野心、又喜欢蛮干的家伙”。“有个叫蒋云的常和夫人来南京细柳巷的顾家,看上去他们关系非常密切。蒋云夫妇不是叛徒,也不是中统特务。顾早已视我为心腹,他们很多事也不十分瞒我。通过多次接触我才知道,他们来细柳巷,是和顾顺章合谋组织一个新共产党”。“蒋云执笔了这个组织的章程、纲领,并且还拟定了一个五年计划”。令林金生不解的是,这些东西写好后,蒋云夫妇却被毒死在顾家,尸体装在麻袋里,埋在南京边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睡前故事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zhouren.net/dsgs/3179/

作者: danzhouren.n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